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魔鬼的体温最新章节!

    八月的夕阳照得人全身温暖,贝瑶摊开小手给赵芝兰看。

    她掌心躺着五块巧克力,赵芝兰拿起来一看:“那孩子给你的啊,这可不便宜。”

    五块红色外包装的“起士林”巧克力,都是T市出产的。

    童年没什么特别好的东西,吃到糖果都很欢喜,更别说这个牌子的巧克力。赵芝兰嫁给贝立材的时候,贝家还负着债,虽然贝瑶出生后没亏了孩子,然而这些小零食她鲜少给贝瑶买。

    一块“起士林”两块钱,五块沉甸甸的,要整整十块钱。

    对于小贝瑶来说,她念三年级的时候,十块钱也是一笔“巨款”了,她拿着裴川给的“巨款”惴惴不安。赵芝兰看女儿单纯可爱的模样,心里一软:“既然都收了那就拿着吧,以后妈妈做了吃的,你都给小川拿点去。”

    贝瑶用力点点头笑了:“妈妈吃。”

    “你拿着,妈妈不吃甜的。”

    “那给爸爸。”

    “爸爸也不喜欢。”

    巧克力加了能让人幸福的碱,贝瑶两排小白牙咬下去,巧克力在嘴里化开,她眼睛亮起细碎的光彩。

    贝瑶只吃了一块,剩下的到底没舍得吃。藏在自己抽屉了,打算馋的时候拿出来解解馋。

    转眼到了八月中旬,八月十七那天是贝瑶的四岁生日。她的生日简陋,一包糖外带糖水鸡蛋,吃完依旧去幼儿园。

    孩子们稚嫩地给她唱生日歌,贝瑶看着角落空缺的位置,心情有些低落。

    向彤彤说:“我今年就要去学前班了呢。”

    几个年纪小的羡慕地看着她。

    陈虎已经来了幼儿园,他年纪大一些,也是要去学前班学知识的孩子之一。他问方敏君:“敏敏你去吗?”

    方敏君摇摇头:“我不去,妈妈说我还小。”

    陈虎说:“那个小哑巴也要去,我一定要揍他!”他学着他爸爸那样,粗声粗气挥了挥拳头。被一个没有腿的孩子咬成那样,在陈虎的心里既是阴影,又是耻辱。他一定要报复回来!

    贝瑶看着胖墩儿陈虎,皱了皱眉。

    她知道自己按理还得念一年幼儿园,她一直比裴川低一届,可是如果裴川班上都是陈虎这样的存在,那裴川是不是一直没有朋友啊?

    回到家,贝瑶问赵芝兰:“我可以要一个生日愿望吗妈妈?”

    她明眸澄澈,最近都乖乖巧巧的,仿佛到了四岁,这个孩子一下子听话好多。赵芝兰让贝瑶说说看。

    “我想去学前班。”

    赵芝兰想也不想就否决了:“不行,你刚满四岁,得五岁再去。还没学会走就想着飞可不行,那些哥哥姐姐是去学写字的,你留在幼儿园可以和小朋友们做游戏。”

    “不做游戏。”贝瑶认真道,“我去学写字。”

    赵芝兰哭笑不得。

    她女儿有些呆萌,打小反应就要比别人慢些,老师说别的孩子学唱儿歌如果要三遍,她的瑶瑶就要五遍,唱五遍不行她会自己一个人慢吞吞唱十遍。

    贝瑶说要去学前班,赵芝兰只当个笑话听听。这种有关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哪能由着贝瑶胡闹。输在起跑线以后就跟不上了。

    贝瑶被拒绝也不气馁,她回房间,吃晚饭的时候再出来,把自己的田字格小本本给爸爸妈妈看。

    赵芝兰一看直接懵了。

    左右两面写满了,左边是汉字。一排“大”,一排“小”,还有“多”和“少”。

    贝瑶的字写得小,田字格还没占到二分之一,然而一笔一划,看得出特别认真。

    右边是加法,“1+1”、“1+2”,虽然只加到了五,然而已经让赵芝兰震撼了。那年幼儿园是个大型托儿所,顶多一群孩子一起唱个儿歌。一般进入学前班才会正式学知识,一年级的时候正式学习九九乘法表。

    贝瑶紧张忐忑地看着妈妈。

    赵芝兰问她:“你怎么会这些的?”

    贝瑶心怦怦跳:“幼儿园墙上的。”

    赵芝兰还没说话,贝立材哈哈笑道:“我家瑶瑶还是个小天才啊!”

    贝瑶知道爸爸心思不如妈妈敏锐,她有三年级的记忆,写汉字和加法不在话下,然而她只敢挑一些简单的东西,怕赵芝兰怀疑。

    赵芝兰想了想:“二加二等于几?”

    贝瑶有些心虚,她低头,小手做出数的动作,半晌,四根软乎乎的指头竖起来。

    赵芝兰看着女儿脸颊边竖起的手指,狠狠在贝瑶脸上香了一口!

    她赵芝兰终于有打败赵秀的一天了!简直扬眉吐气!

    “咱们报学前班,明天妈妈就去找老师!”

    贝瑶弯着杏儿眼,灿烂地笑了。

    ~

    路边小野菊抽出小花苞儿的时候,九月份来临了。

    C市以往每年开学都会下一场雨。

    一九九六年九月一号这天也不例外,裴川看着路面顷刻被打湿,苍白的手指搭在轮椅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蒋文娟怕孩子淋湿,给他穿好雨衣。

    蒋文娟前一晚第一次心平气和地和丈夫说话,裴川上学前班她特别不放心。自从裴川双.腿被斩断,蒋文娟常常被梦中血肉模糊的景象惊醒,反反复复的景象,成了折磨一个母亲的噩梦。蒋文娟怎么看出事以后沉默寡言的丈夫都不顺眼。

    然而孩子上学得靠裴浩斌找关系。

    她们家附近没有特殊教育学校,国家这年也没兴办这样的学校。对于蒋文娟来说,她甚至是害怕孩子进入那样的学校的,仿佛这样给裴川盖上了一个一辈子残缺特殊的章。

    C市朝阳小学有两个学前班,学前一班和二班。学前一班的语文老师恰好是裴浩斌的初中同学,姓余,余老师一早就知道裴川的特殊情况,因此裴浩斌一说,余老师就同意了。

    朝阳小学离小区走路的话有十五分钟路程,裴浩斌发动摩托车,示意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魔鬼的体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藤萝为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藤萝为枝并收藏魔鬼的体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