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魔鬼的体温最新章节!

    十月, 贝瑶的窗前的爬山虎凋零了。  新年成了陈虎小朋友的免死金牌,他被扣了压岁钱, 但是好歹他暴脾气的爹不揍他了。

    陈虎带着小区的一群小朋友出去玩, 身后浩浩荡荡跟了六七个男孩子。其中还有两个比他大两岁的,只是没有胖墩儿结实。

    李达说:“我们去找敏敏吧。”

    陈虎想了想:“捉鸟儿放炮, 不和女孩子玩。”然而再一想方敏君漂亮高贵的样子, 又同意了,“好吧,我们去找她。”

    老式小区所有男孩子都在这里了, 除了裴川。他们这里的建造特别老, 还有特色,和一个大院儿有点像,然而楼层会高一些。

    南面的墙夏天会长满爬山虎, 现在结上了一层冰晶。

    他们找人特别容易,站在楼下放开嗓门喊就成:“方敏君——”

    孩子们的声音在楼下此起彼伏, 喊完了方敏君, 陈虎又想起自己吃了贝瑶的苹果。于是又带着大家继续喊:“贝瑶——”

    清脆稚嫩的嗓音整个小区都听见了。

    裴川在对面楼和妈妈蒋文娟一起包饺子,蒋文娟一开始只当让他有点东西玩。毕竟学前班那一点寒假作业裴川两天就写完了, 别的孩子不会主动带上一个“累赘”玩,蒋文娟心酸, 只能自己抽点时间陪儿子。

    然而裴川垂眸, 苍白的手指捏着饺子的褶皱, 似模似样。他总是这样, 学什么都很快。

    蒋文娟心中更加难受, 裴川领卷子回来那天晚上,她在被子里闷着声音哭了半夜。裴川是学前一班唯一一个一百分。她的儿子这样聪明优秀,却被剥夺了双.腿,这辈子都毁了大半。

    裴川原本在认真包饺子,听见楼下起起伏伏喊贝瑶,手上的饺子捏破了一点皮。

    他黑色的眸子淡淡看着它,又把那个缺口捏上。

    蒋文娟一直在观察他,一下子就发现了。没有小朋友会主动找裴川玩,毕竟孩子们像是轻快的鸟儿,他们推不动,也不会愿意推着沉重的轮椅带上裴川。

    蒋文娟怕儿子心里难受:“不包饺子了,妈妈带你去外面玩吧?”

    裴川嘴唇翕动,他想拒绝,然而最后到底什么都没说。五岁这年,他对世界还抱有期待和向往,他也想出去看看雪。

    蒋文娟洗了手,推着裴川走出去。

    小区往北一百来米,有一家茶馆,烟味儿袅袅,会有人在这里打麻将。

    蒋文娟倒不是要去打麻将,她只是推着裴川去瞧瞧热闹,孩子们也会在这周围玩。

    高大的柏树上落满了雪,树下孩子们欢声笑语一片。

    裴川的轮椅安置在一旁,茶馆内有人招呼道:“蒋医生过来玩了啊?”轻飘飘的目光带过裴川,也会怜惜地喊上一声小川。

    “是啊,你们玩,我就看看。”

    裴川的目光越过柏树,落在捂着眼睛的小姑娘身上。

    贝瑶穿着自己的红棉袄,两只小手把眼睛捂得严严实实,陈虎领着方敏君又猫腰又钻巷地藏。小女孩清亮的嗓音说:“3、2、1……我来找你们了!”

    她笑着放开手,第一眼却是对上轮椅上男孩的目光。

    他率先移开眼睛。

    贝瑶眼睛亮了亮,她还看不懂自己本子上的小秘密,然而并不妨碍她心里亲近裴川。她想和他说说话,可是一整个学期,裴川都不怎么搭理她。况且现在先得去找孩子们,她只好迈着小短腿去找陈虎他们。

    陈虎也损,他带着所有人钻进了茶馆旁的仓库里,那里堆满了尼龙口袋。

    孩子们往里面一蹲,贝瑶找到天荒地老都找不到。

    她打小脾气很好,在周围找了一圈,累得气喘吁吁,布帘和草丛都被她撩开来看了,里面什么都没有。裴川冷漠看着。

    柏树扑簌簌,落了女孩一脸积雪。

    冰凉的雪触到她温热的肌肤化掉,汇成水流过她的脸颊。她狼狈地躲出来,杏儿眼清润,像是被欺负哭了。

    裴川手指扣紧轮椅,许久等贝瑶路经他身边还要找的时候,他低声道:“仓库里。”

    声音很轻,像是久埋在大雪中的喑哑,拉扯出丝丝生硬。

    贝瑶呆呆回头看他,他冷着脸,似乎什么也没说过。

    她转身向仓库走过去,小手拨开尼龙口袋,果然蹲了一排孩子。

    陈虎对上小贝瑶笑盈盈的脸,瞬间懵了,然后爆发出一阵大吼:“贝瑶你肯定偷看了!”

    “我没有偷看。”

    “我才不信,你耍赖!”

    小胖子像是被点炸了的炮弹,还是李达看了眼无措的小贝瑶,出声道:“你先看见的谁?”

    裴川的目光透过开着的仓库门看过去。

    贝瑶看了眼委屈得要死的小胖墩儿,他快气哭了。她软糯糯道:“我谁都没有看见。”

    她心想,她是有三年级记忆的小姐姐,不能欺负小朋友。

    她捂住自己眼睛:“你们躲吧。”

    陈虎松了口气,一溜烟跑了,方敏君也赶紧跟上,孩子们七七八八散开躲。

    裴川嘴唇抿得死紧,心里气闷不堪,是他多事了。

    他们本来就没带上他玩,他就不该说那句话。

    贝瑶放开手,去找别的小朋友,他冷冷看贝瑶一眼,然后苍白的手指拉住蒋文娟:“妈妈,回家吧。”

    贝瑶见蒋阿姨推着裴川走了,她杏儿眼眨了眨,怎么了呀?她还没有和他说谢谢呢。

    ~

    赵芝兰在茶馆里和赵秀一桌搓麻将,赵秀今天手气不好,老是打到赵芝兰手里头。她气不顺,喝了口热水:“明年我家敏敏和芝兰家瑶瑶也要一起读一年级了吧,这孩子长起来真是快。”

    麻将搓得哗啦啦响,赵芝兰码好牌:“是啊。”

    “芝兰啊,你也别气馁,要是瑶瑶实在跟不上进度,可以多读一年学前班。反正她年纪小。”

    赵芝兰懵了:“你说啥?”

    “瑶瑶期末不是考得不太好?我听说刚及格。可别赶进度,要我说基础扎实最重要。我本来也是这么想敏敏的,要是她考得不好就再读一年,可是卷子一拿回来,敏敏考了90呢,那继续读一年级应该也没问题。”

    赵芝兰可算听出些门道了,她斜睨了赵秀一眼:“谁跟你说我家瑶瑶刚及格了?”

    赵秀心想,装,你就装。

    赵芝兰抓好牌,喜笑颜开道:“她今年很乖,只差一分就一百分了呢,考了九十九!”

    赵秀愣住了。

    牌桌上另外两个女人惊讶赞道:“哟,这孩子以后有出息。”

    赵秀脸色都变了:“赵芝兰,你不用编这个来骗人吧?”

    “我用得着骗你吗?不信你去问问余老师啊,老师那里有分数记载。”

    赵秀也明白这个道理,说这样的慌一下子就能被拆穿,赵芝兰还不会蠢到用这么来骗她。那就说明贝瑶那个小丫头真的考了99?

    赵秀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觉得没脸极了。偏偏牌桌上另外两个女人还不懂眼色,用怪异的眼神看了赵秀一眼后,又一叠声夸赵芝兰女儿聪明伶俐。

    赵秀气得快冒烟,她闷声挫麻将,从小到大这还是赵芝兰第一次比赢自己。

    这种感觉又耻辱又憋屈,她恨不得把外面玩闹的方敏君抓过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

    这个年过得很快,小时候的年味儿很足。

    吃着糖果瓜子,看着电视就能美得冒泡。贝瑶天天都很开心,只不过有时候她小手托腮望着对面的房子会想,为什么今天也没看见裴川出来玩呢?

    方敏君被妈妈骂了一顿,哭得脸都花了,她抽噎着辩解:“90分很多了呢,陈虎才50!”

    “我是让你考赢贝瑶!”

    “妈妈,下次我就可以了。”她抽泣着,“除了贝瑶,我考得最好了。”

    赵秀一想也对,方敏君好歹有九十呢,小区里其他的都是群皮猴子,唯一一个不知道分数的就是裴家那个断了腿的孩子,不过那样的孩子,能指望他考得多好?说不定也不及格。

    赵秀只得戳戳方敏君的脑袋:“过完年好好努力知不知道?”

    方敏君连忙点点头。

    开春的时候学期班下学期也开始读书了,童年的时光总是欢快而逝。

    小贝瑶眼里,方敏君依然高冷,胖墩儿陈虎魔音穿耳,而角落的裴川,没有再主动和她说过话,仿佛那天低声告诉她在仓库的那个人是她的错觉。

    学前班最后一个月的时候,学校颁布了一项政策——往后的学前班取消考试!

    班里如陈虎这样的,乐翻了天。

    其余小朋友知道不用期末考试,也大多高高兴兴的。只有方敏君惆怅地想,不考试了的话,只能一年级去超越贝瑶了吗?

    余茜老师送走这批孩子的时候已经是夏天了,他们都还像是初生的小幼苗,一个个幼嫩青葱。

    不知道长大后他们会变成什么样,也不知道他们会去何方。

    她给孩子们挥着手:“小学加油啊小朋友们!”

    从什么都不懂到已经懂了规矩的孩子们,全部都乖乖答好。

    裴川六岁了。

    他的腿没能像妈妈说的那样,‘长大了会长回来’。他每晚睡觉之前都会看着残缺的它们,可是它们到底没有长出来。

    去一年级之前,他听到了蒋文娟和裴浩斌吵架。

    蒋文娟冷笑道:“一年级没有再能帮小川上厕所的老师!”

    “我说了我会拜托一下老师,送礼请他们帮帮忙!”

    “能拜托一年,那以后呢,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魔鬼的体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藤萝为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藤萝为枝并收藏魔鬼的体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