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

    凌正浩被茶烫到嘴。

    “嘶~这茶好烫。说,你继续说。”

    “在计划开始之前,我想先征得你们的同意,毕竟你们是凌熙最亲的人,被家人祝福的爱情才能天长地久。”

    空气静默了两秒。凌正浩表情严肃,沉默不发声,文郁赶忙打起了圆场。

    “小莫,你别嫌阿姨八卦啊,阿姨想问下,你的爸妈对你和凌熙的恋爱,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有爸妈,一个人长大的。凌熙跟我在一起,应该不会有婆媳矛盾和家庭纷争。”

    善良的文郁有些意外莫格利身世,也不无心疼。莫格利看向一脸严肃的凌正浩。文郁拉了拉凌正浩的衣服,示意他说句话,多少拿个态度出来。

    凌正浩眼神犀利,仿佛有一道寒气直逼而来。

    “给我个放心把女儿交给你的理由。”

    “我会对凌熙好的。”

    “好是个很虚无的概念,你知不知道,从感情走到婚姻,你所说的‘好’,要包含很多东西:世俗的物质,精神上的契合,性格上的互补,缺少任何一样东西,都走不下去。”

    “凌叔叔,我知道,凌熙以前喜欢的人是郑理。按照那样的标准,我还差十万八千里。我也没办法一次性给到她最好的东西,但我可以把我能达到的最好,倾其所有地给她。”

    莫格利回想起他用石子击中抢劫犯,趁他捂腕的刹那一把拉过凌熙,将她护在身后。

    “凌叔叔,如果凌熙遇到什么危险,一定会挡在她面前。”

    莫格利回想起车祸现场,四周的喧嚣隐匿,全世界被按下静音键,只剩下凌熙呼吸的声音。凌熙心脏瞬间像是被击中,融化在莫格利温暖的笑容中。

    “凌叔叔,我会努力站在每一个凌熙需要的地方。”

    莫格利回想起走在校园的小道上,形色匆匆。他电话拒绝了环保组织的邀请,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业,但他却愿意进入李昱珩的公司工作。

    “凌叔叔,为了凌熙,我可以放弃自己的梦想。”

    莫格利看着凌正浩和文郁,认真地说:“在别人的眼里,凌熙更像是一个衣食无忧,玩世不恭的富二代,不了解她的时候,我也很讨厌她这种性格。但后来,我才慢慢明白,她横冲直撞的背后是为朋友的付出,跳脚炸毛的背后是对家人的关心。别人都说她是双面霸道女总裁,凶的时候像狮子,温柔起来像小白兔。我觉得她像刺猬,用尖刺把自己武装到牙齿,只不过是为了隐藏住嘴柔软的一面。凌熙一直想把车和房重新赎回来。虽然我的能力还不能让她实现这个梦想,但我找到了工作,在一步步靠近。其实今天来,我也不指望表个衷心就可以立马得到你们的支持,你可以在过程里考验我。”

    凌正浩仍然眉头紧皱。

    “你要记得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一定牢记在心的。”

    忽然,凌正浩拿出一把车钥匙递给莫格利。

    “这毕竟是凌煕第一部自己买的车,卖车也是为了承担责任,所以我私下买回来一直帮他保管着。”

    莫格利刚要伸手,凌正浩收回钥匙,莫格利抓了个空。

    “钥匙给你,不代表我就赞同你对她求婚。不管你是她男朋友也好,还是以后是其他身份也好。她一辈子都是我的女儿,是我要用生命保护的人!我对你的真诚表示认可,但对你和凌熙的未来表示怀疑。”

    “首先谢谢你的好意,但我并不想欠你人情,钱我会分期付款还给你的。”

    凌正浩严肃地看着莫格利,不接话。

    “其次,我有自知之明,以我现在的状况,还不足以让你完全放心。但我会努力,会不断进步,会持之以恒地对凌熙好,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我可以拭目以待,如果你让凌熙受到半点委屈,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凌正浩露出了父亲的威严。

    凌熙家楼下空地,一个肌肉男朝陆子曰和唐澄走了过来,露出雪白的牙齿和帅气的笑容。

    “您好,莫先生之前预定了今天的威亚服务。是跟您二位对接对吧?”

    “是。”

    “您好,我叫Ricky,负责今天威亚操作和安全的技术总监。”

    男人伸手过来握手,陆子曰礼貌而防备的先声夺人。

    “我要陆子曰,旁边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唐澄。”

    一切准备就绪,肌肉男讲述规则。

    “这套求婚方案,莫先生在我们基地已经试过几次了,可行性没问题,我们今天确认安全性没问题,就可以了。”

    唐澄和陆子曰点点头。

    “唐小姐,麻烦你跟我一起彩排下吧。”

    不等唐澄回答,陆子曰便自告奋勇地走上前。

    “我来!”

    “你这个重量两个男生恐怕会有超重危险。”

    “被求婚的女孩就这么重。”陆子曰却坚持。

    唐澄觉得好笑,心想这应该是凌熙有史以来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陆先生,那我最后再确认下,你没有恐高?”

    “这个高度……恐也有限!”

    咔咔,两声,肌肉男麻利为陆子曰绑上安全绳。

    “起!”

    伴随陆子曰的尖叫,肌肉男抱着陆子曰,在威亚作用下不断升空……

    一阵炫目的演习过后,陆子曰和肌肉男缓缓降落到地上。

    陆子曰手微微颤抖,脸色铁青没有说话,旁边的肌肉男倒是对唐澄开起了玩笑。

    “安全系数没问题,不过你男友……力气真大,我手都快被拽脱臼了。”

    唐澄关切地看着陆子曰:“你没事吧?”

    “没事,为了莫兄的人生唯一一次完美求婚,我晕眩一百次也值得。”

    此时电话响了起来,唐澄一看屏幕上是凌熙来电,赶紧接起来。

    “喂,凌熙,什么!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唐澄有些着急。

    “完了,凌熙今天去找服装设计师,结果被别人不小心泼了咖啡,现在突然要回家换衣服。一旦被提前知道求婚,就没有惊喜了,必须要想个办法拖住她。”

    突然,白艺凌的身影经过,唐澄和陆子曰眼神放光得看着她。

    “艺凌,总之,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打消掉她回家的念头。”

    白艺凌迅速进入状态,在凌熙回家的必经路上等待一场精心策划的“偶遇”。

    很快,不远处,凌熙骑着摩拜如约而至。

    “白艺凌?找我有事?”

    “……那个,小区绿化打农药,怕对你皮肤不好。”

    “所以呢?”

    “别回去了。你要买衣服是吧,我也要买,一起去吧。”

    白艺凌拉着凌熙来到了一个购物广场的服装专卖店,凌熙试穿着一件有些低调普通的衣服。

    “嗯,就这样。款式和印花,还有走线都不错,重要的是性价比高。穿着去公司打扫卫生,正合适。”

    凌熙匆忙想走,被白艺凌拉住。

    “你真确定这是你这个年龄的款式?”

    “审美当然重要,但如果不见客户的话,这种衣服最适合办公了,实用性极强。”

    “这种日子,是不是觉得特别累?”

    “很累,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好紧张。”

    “这种累和紧张是值得羡慕的,你可能不知道你很棒了,二十七岁就有这么高的觉悟,珍惜现在累的时候,以后回头再看,会发现有精力有热忱花在自己梦想上的时候是多么的幸福。”

    “谢谢鼓励,我会加油的!”

    两人相视一笑,眼神里多了份对对方的欣赏。

    在办公室里的莫格利收到了陆子曰的微信:“彩排前线告捷,只等莫兄亲自实战。”

    莫格利从抽屉拿出戒指,看着钻戒,便情不自禁笑出声来。

    李昱珩、顾源抱着一摞资料走了进来,顾源放下资料之后离开。

    李昱珩则说道:“森木度假村项目的周边资料,都在这里了,你抽空看下。”

    “我今天下午想请两个小时的假,提前下班。今天是我人生中的Bigday!”

    莫格利开心亮出戒指盒。

    “懂了,要求婚!祝一帆逆风,马到不成功!”

    “礼物我收下了。至于‘祝福’嘛,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李昱珩笑着转身离开。

    “资料好好看啊,婚也好好求啊。”

    “没问题!”

    莫格利在办公室里认真翻阅一打记录项目进度、森林水纹、地貌、珍惜野生动植物数量的资料。顾源由进来放下一大摞资料。

    莫格利面露孤疑,突然,他想到什么,立马打开电脑,在Google上调出森林的坐标。图纸上的轮廓居然跟森林的轮廓完全重合。莫格利皱了皱眉,立马开始寻找新的有用信息。

    脑海中,不同资料翻页的画面叠画到各种数据、符号,不断闪烁的样子。

    忽然一张野生狼群的数量统计表格,表格上1995年陡然从之前的46头降到20头。这个数据引起了莫格利的怀疑。

    莫格利连忙点开电脑,在页面上搜索“青川森林”“1995”等字样,各种相关链接显现出来。其中,有一条标题引发了他的注意:“1995,森林发开之殇”。

    莫格利点击进去,电脑页面上,一个关键的信息出来——伯仲贸易有限公司。

    似乎离真相进了一步。

    此刻,莫格利看了眼放在桌上的手表时间,拿着衣服匆匆出门。

    任何、李凯、兔兔这边却没有那么顺利,

    任何扫视一眼各种箱子堆积的办公室。

    “所以,看样子是要加班咯?”

    “放心吧,我会给你们翻倍甚至三倍加班费的。”

    “凌熙,可是我想休息!”

    凌熙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拍脑袋。

    “我突然忘记了,以前就是对你们太凶,太专政,不顾及你们的感受。各位,今天大家都准时下班,啊。”

    三人齐声欢呼。

    凌熙却补充说道:“我一个人留下加班!”

    还没来得及击掌的三人瞬间石化。

    唐澄收到李凯的求助信息,嘴一撇,心一横,从包里拿出一瓶风油精。

    “是时候亮出撒手锏了!”

    说着拨通了凌熙的电话。

    此刻,凌熙正在办公室里翻阅网站设计图纸,唐澄的电话突然想了。

    “喂,澄。你怎么哭了,什么情况,你最好待原地别动,我马上来找你。”

    还没挂上电话,凌熙就如旋风一样,不顾妆容狂奔出门。

    凌熙家楼下路边,一辆出租车慌忙停下,凌熙着急下车。

    凌熙见唐澄迎过来,凌熙不由分说,一把抱住她。

    “澄,你的腿没事吧?怎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做戏做全套,唐澄装出一瘸一拐的样子。

    “我没有大碍,就是,你要不要换一身衣服?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刚耕完两亩的水牛。”

    “你的事情没搞定,我哪有心情换衣服。”凌熙注意力依旧在唐澄身上,“伤在哪里来,脚踝还是膝盖,我看看?”

    “不换衣服也行,至少把脸擦擦干净吧,我可不想你留下什么遗憾。”

    “是啊,绝对不能留后遗症。伤筋动骨一百天,先去医院看看,万一治疗不及时,瘫痪了怎么办。”

    唐澄偷偷看手机上莫格利的微信——最后一个十字路口,还有三分钟我就到了。于是决定立马稳住凌熙。

    “听着,脚伤的事以后再说,你现在先跟我回家。”

    不由分说,唐澄便拖着凌熙往小区走,没走两步,凌熙突然瞥见凌正浩、文郁穿着正装的身影一闪而过。凌正浩表情严肃,文郁拍拍他,似乎是在让他放心。不远处,李凯、兔兔、任何三人的身影也出现。

    突然,凌熙意识到什么。

    莫格利驾着凌熙的跑车缓缓而行,路过最后一个红灯。看着副驾驶上的钻戒,他容光焕发,嘴角露出微笑。咻~莫格利手机接收到一条短信。他看着手机,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一个分神,踩错刹车。嘭~的一声巨响,车被追尾。

    凌熙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她的猜测是真的吗?已经等得不耐烦。

    可是她只等来了门外唐澄急促的叫声。

    “凌熙!凌熙!莫格利出事了!”

    医院走廊上,一盏清冷的顶灯照下来。

    莫格利坐在椅子上,额头上贴着一张纱布。

    “莫格利,头没事吧?你摇一摇给我看看。手呢?动一动,脚也抖一抖。”凌熙关切的问。

    “当年被你撞我都没事,这次只是20码不到的轻微追尾,我皮糙肉厚,这点伤算不了什么。”

    “我今天已经被连续暴击两次了,不能再有什么意外发生了。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

    “把手拿出来。”莫格利认真地说。

    凌熙伸手,并且故意翘起无名指,一脸期待。莫格利却把凌熙的手180翻转。

    “给你。”

    凌熙摊开手,竟然不是戒指,而是跑车钥匙。

    “你不是一直想要买回车吗?我帮你弄回来了。”莫格利说。

    “你是不是被撞失忆,忘记了其他重要的事了?”凌熙还在期待着。

    莫格利察觉凌熙的失落,却强忍着。

    “没有了。”

    莫格利边说边把背后的手把盒子悄悄藏了起来。

    凌熙失落地离开了病房。

    凌正浩站在楼道内,望着窗外若有所思。莫格利走出病房推开应急通道的门,慢慢走到凌正浩身边。两人的周围气氛凝重,寒气弥漫在楼道中,几乎快要把人冻结。

    凌正浩看着莫格利,楼道内的气氛异常凝重。

    “你的伤怎么样了?”

    “轻微擦伤,已经没事了。”

    “伤是没事了,那你说的求婚,也当没事发生了吗?”

    凌正浩冷冷地看向莫格利,有一种冷酷的威严。莫格利丝毫没有闪躲,以同样冷冷的目光回敬了回去。

    “来我家的时候说的这么真诚,一转头说好的事就算作废了,你难道就只是动动嘴皮子,让我们空欢喜一场吗?”凌正浩非常不悦。

    “不是,我觉得今天不合适。”莫格利看向凌正浩的眼神带有一丝疑虑,两人周围的气氛有一丝奇怪,“我是觉得今天这个时机不合适。今天的车祸让我始料不及,这种窘境不是我想让凌熙看到的。人一不小心就有做错事的时候,我希望我跟凌熙的感情纯粹到没有污点。凌叔叔,我的心情你能明白吗?”

    凌正浩没明白莫格利所指,气得揪出莫格利的领子。

    “明白什么?明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我的莫格利男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阿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如并收藏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