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

    夜已深了,凌熙一家三口睡得深沉,鼾声如雷此起彼伏,只有莫格利一人,黑着眼圈睁眼望天。忽然,窗外有踢倒物品的声响,莫格利紧张起身。

    莫格利推门走出的瞬间,一个黑影(丁建雄)迅速闪过墙角消失了。

    “谁?”

    莫格利紧追过去,绕过墙角却已不见踪影,只得回到房间。

    房间里,三个人的呼声还没消停。

    挠着头的莫格利也好,贴在墙角躲着的丁建雄也好,他们都不知道还有个陌生的视线在注视着他们。凌熙的朋友圈定位和莫格利的DV画面,引来了另一位不速之客。

    第二天的旅游行程继续。

    在街边小店吃馄饨的时候,莫格利继续故意用DV记录凌熙贪吃的样子。

    “你干嘛拍我,别拍!别人都看着呢!”

    刚进来的人在门口晃了一下,又走出门去,顺势把门关上了。

    “这下没人了吧!我要把你的丑态都做成表情包,分手我就发到网上。”

    “恶毒!你给我看看,你到底拍了多少?”

    凌熙追着莫格利要视频,莫格利起身一躲,却不小心碰到了身边的煤气罐。他没有发现煤气似乎已经打开,电话也被挪到了更靠近煤气的地方。

    “给你给你给你!”

    凌熙终于拿到DV,打开一看。DV视频页面,位列第一的黑屏视频是“证据视频”,剩下的全部是凌熙家庭影像。

    “黑屏是什么?”

    “你最丑的那段不是这个,是最后那段。”

    “你越不让我看嫌疑越大,我就看这条! ”

    凌熙点开证据视频,度过了几秒黑屏前奏,在进入重要部分的瞬间,“噔噔——”DV断电了。

    “什么鬼,这老古董你哪儿找来的,看着比我年纪都大。”

    “装嫩是吧?这两天晒得跟南美土著似的,这张脸,啧啧,说你是上古神兽都有人信。”

    “真的么?不行!虽然我靠才华吃饭,但我美少女的味道简直满溢!不信你闻闻!”

    莫格利突然很认真地闻了起来,还不禁皱起了眉头。

    “好奇怪的味道啊……”

    凌熙正要兴师问罪,突然电话铃响起。煤气旁边的电话,电话铃不断地响着,像焦急等待谁接起。店里空无一人,只有凌熙和莫格利面面相觑,凌熙下意识朝着电话走去。

    忽然老板推门而入,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凌熙,凌熙一个踉跄,手中的DV差点摔落在地。

    老板大惊失色地奔向电话机,关上煤气。

    “今天真是撞邪了,点个外卖放我鸽子,还差点煤气泄漏,是想炸了我这个店嘛!”

    店老板气氛异常,莫格利四下张望寻找,什么也没找到,一丝狐疑在他脸上一闪而逝。

    “好险,感觉刚刚躲过了一场大爆炸,公众场合确实不适合嬉闹。”

    “那煤气罐也不是我碰到的呀,再说了……”

    正说着,凌熙手机在挎包里响起,是凌正浩打来的。

    “爸,怎么了?……不舒服?没有啊,我们俩挺好的……哦,我知道了。”

    凌熙挂了电话,莫格利警觉起来。

    “怎么了?叔叔阿姨不舒服吗?”

    “没有,是我们住的名宿老板牛伯牛婶,有点像食物中毒,现在没什么大碍了,但我爸说还是陪他们去医院看看放心些。”

    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里,高大的芦苇在风里翻滚如浪,沙沙的芦苇声耳畔作响。

    凌熙和莫格利都在割芦苇,捆绑芦苇。两人捆累了就把拿芦苇逗对方笑,挠对方痒痒。

    广阔的芦苇荡里,有第三个人正俯身缓缓接近停在玉米地旁缓坡处的拖拉机。

    皮卡车斗里已经堆满芦苇了,凌熙生无可恋和莫格利并肩瘫在芦苇上。

    “咯噔”一个细小的震动将莫格利从疲惫状态里惊醒,他突然坐起身。

    “车真的在滑,你别动!”

    皮卡不知何时已解除了制动,从缓坡上慢慢滑下去。

    莫格利探出车斗,向皮卡驾驶位看过去,只见黑色帽衫的一角随风飘飞出来。

    不好的预感涌上莫格利的脑海。

    一个带着耳钉的男子,穿着帽衫,戴着帽子和口罩,正拼命拉拽卡在制动杆上的小挎包,寻找着什么。

    车上的莫格利叫道:“我不管你想干嘛,快点刹车!”

    耳钉男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缓坡逐渐变陡,车速因为惯性越来越快,他有点害怕,下意识拉了一下制动杆,挎包肩带卡在里面,制动杆一动不动。慌乱中,他用力一拉挎包拉链,拉链头却掉落下来。他又扯了几下企图撕开拉链,扯不开。

    车似乎停住了,莫格利立即跳下车,耳钉男见状也跳车逃跑。

    莫格利一路狂追耳钉男,在芦苇荡边左突右奔。

    耳钉男迎面将一些散落的芦苇扔向莫格利。莫格利停顿下后继续追,脑中不断闪回这两天发生的情况。

    终于追上耳钉男后,莫格利一把拽住他的帽子。

    “你不是这里的人,谁让你跟着我们的?”

    那人不说话,只下意识回了下头,一个黑色骷髅耳钉从头发缝隙里晃动出一缕光。

    两人正僵持着,只听凌熙那边传来呼救声。

    “啊——莫格利——”

    原来凌煕刚准备跳下车,不料车又制动出现问题,顺着斜坡往下驶去。

    她尖叫一声被晃倒,紧紧抓住皮卡车斗。

    莫格利心头一紧,就在一个愣神间,耳钉男从外衣里金蝉脱壳逃走了。

    莫格利气愤将外套扔在地上,向凌熙的方向折返回去。

    凌熙抱着车斗腿都在抖,车完全不受控制地朝着陡坡滑下去。

    莫格利一路飞奔而来,和车并行奔跑。

    “凌熙,跳!”

    凌熙紧张得胸口上下起伏,死死抓着车斗。

    “我不敢!”

    “我在这儿,别怕,跳啊!”

    凌熙不断鼓励自己,还是下不了决心。

    车向着陡坡深处滑去,凌熙头上渗出细密的汗,莫格利看一眼远处有一个大坑。

    “凌熙,前面有个大坑,再过去就会翻车!。再犹豫就来不及了,数三声,数三声就跳! ”

    “三!”

    “凌熙,你还要嫁给我呢!”

    “二!”

    “凌熙,我一定会接住你!”

    “一!”

    “凌熙,我爱你!”

    凌熙咬牙闭眼跳下去,莫格利伸出双手稳稳抱住,在散落一地的芦苇里翻滚一圈又一圈。

    皮卡开进大坑,“嘭”地一声巨响,整个侧翻。

    凌熙和莫格利劫后余生,狼狈不堪躺在地上,总算松了口气。

    民宿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一个人正翻箱倒柜地寻找DV,正是丁建雄。

    他把莫格利带来的背包里里外外搜了一遍,什么也没翻到,却从自己口袋里掉出一盒泻药。

    他焦躁捡起的时候,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声音渐近,丁建雄见来不及逃出去,一急,顺手抄起门后的镰刀防身。

    黄昏时分,莫格利疾走在小路上,凌熙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在后面磨蹭。

    “还没打通叔叔阿姨的电话吗?”

    “没有,大概不在身边吧。”

    莫格利恨不得飞奔起来,凌熙在后面举步维艰,拉也拉不动。

    回到民宿,莫格利“咣当”推门而入的瞬间,见凌正浩、文郁、民宿的主人牛伯、牛婶平平安安围坐在房间里,总算把悬着的心放下了。

    那一轮落日将红彤彤的光洒在地平线上,凌熙和莫格利并排坐在屋顶上,凌熙吃着古老朴素的棒冰,托腮看夕阳。

    远处是翻滚的麦浪,青色的远山,一切仿佛世外桃源,唯美得像油画。突如其来的浪漫带着小甜蜜。

    “真美,在城市的时候,怎么没觉得黄昏这么美……”

    “被太多繁琐的东西遮住眼睛,对美的敏感就会降低。其实人不需要那么复杂的生活。”

    “我现在觉得在这种山清水秀的地方吸吸氧气,吃根自己冻的盐水棒冰也挺有乐趣的。”

    “我也很想回归这样极简的生活。”

    “我问你,如果只能留一样东西,你会留下什么?”

    莫格利看着凌熙,在脑海中不断回想今天从天而降的事故,越想越担忧,神色凝重。

    “我永远不要失去你……”

    两个人迎着夕阳,在屋顶上缓缓吻在一起。

    这段惊险又温馨的短途游,终于告一段落。

    莫格利和凌熙在郊外旅游的这两天,郑理遇到了人生中的大事。

    因为郑伟珏的事情,郑理赶到非常疲惫和孤独。这天晚上回到家,见李珊还在客厅瑜伽垫上做拉伸。原来老妈对这几天的变故毫不知情,还兀自开心着。

    “妈,我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

    “你说。”

    “我打算和白艺凌结婚了,所以……想搬出去住。”

    李珊突然站直。

    “我同意。”

    “啊?”

    李珊严肃坐到郑理旁边。

    “郑理啊,我认真考虑过了,孩子只是婚姻的附属品,有呢是锦上添花,没有也无关紧要,因为你爸爸真心爱我,宠我,我才能保持一颗少女心到现在。总得来说,我的幸福与你无关。”

    郑理内心百味杂成,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哭还是该笑。

    李珊却没察觉到儿子的变化,接着说:“虽然我不反对你们结婚了,但我打赌你们俩没我和你爸幸福。”

    郑理心头像是被一块大石压住,丝毫轻松不起来,马上就要无法面对李珊,急忙托词走开。

    郑理推门走出来,深深一叹排解心间郁闷,夜色凉如许。

    他掏出手机,发消息给爸爸,郑伟珏的微信名备注,已经从“爸”变成了“郑伟珏”。

    “明天纪念日别忘了,你有多少事瞒着我我管不了,但别让我妈失望!”

    郑理回头,透过门缝看着李珊毫无心事的样子,又心疼又担忧。

    第二天郑理和白艺凌相约在民政局。

    “白艺凌,我就这样把你拖过来,你觉不觉得有点吃亏?”

    “我不觉得啊,只是……”

    “你记不记得那天你和我说听到我爸打电话,当你怀疑他的时候,我满满的自信?现在想来,有没有一点搞笑?”

    白艺凌不置可否地看着郑理,欲言又止。

    “但比这更搞笑的是,我想向你承认,直到现在,我仍然愿意信他,或许有苦衷,或许别的原因。”

    白艺凌有些惊讶,语无伦次地试图宽慰。

    “其实我懂你的心情,其实……”

    “其实,我想说的是,这世间看不透的事情太多,我只想快点抓紧你的手。”

    两个人对视一笑,突然一个小男孩横空出现,扑到郑理腿上。

    “爸爸!”

    白艺凌惊呆了,郑理尴尬笑,忙不迭把小男孩推开。

    “爸爸不能乱叫的,别把我老婆叫没了。”

    不远处小男孩的爸妈正揪揪扯扯僵持不下。

    “老婆大人!小仙女!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藏私房钱了。”

    “这次没得谈,藏了钱还打赏主播?还送玫瑰送火箭,主播还是个男的?!”

    小男孩死死抱住郑理大腿不撒手,郑理和他拉锯战,甩也甩不掉,逃也逃不脱。白艺凌在旁边看着哭笑不得。

    “你属双面胶的啊?你放开我,我不缺儿子。你不是有爸吗?”

    “马上就没了,他们要离婚了!我要变成一只球鞋一只拖鞋的邋遢小孩儿了!”

    小男孩抬起一张可怜兮兮的脸看着郑理。

    正在这时,小男孩的爸妈过来拉住小男孩。

    “不好意思啊,这小戏精给你们添麻烦了。”

    小男孩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棒棒糖递过来。郑理蹲下,小男孩突如其来亲了他一口,开心跑走了。

    郑理起身,重新牵起白艺凌的手。

    “走吧,进去吧!”

    “郑理……你考虑过我们不要孩子的生活状态吗?”

    “当然啊,这个问题我们不是商量过吗?”

    “那你考虑过以后吗?五六十、七八十的时候,没有孩子,没法享天伦之乐,我们两个一起住在养老院里,这些考虑过吗?”

    郑理被问住了,白艺凌看出他的犹豫,松开了手。

    “我能看出来你很喜欢小孩,我不能那么自私……结婚的事,我们再慎重考虑一下吧……”

    郊游结束的莫格利又回到了工作中。

    他向李昱珩汇报上次森林河水的水样检测报告,并没有什么异常。但莫格还想继续调查。

    李昱珩却告诉他,自己已经退出了这个森林项目,因为在详细比对了前期投入的资金流向,低于一般环保工程所需的数额,盈利数据也太可观,以他的经验,基本上可以判定数据做假。他自然不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不过更让莫格利吃惊的是,李昱珩在撤出项目后我立刻有人接盘了,这个人便是郑伟珏。莫格利心沉沉坠落,不好的感应席卷而来。

    莫格利恍惚从李昱珩办公室走出来,顾源迎上。

    “莫主管,你要的电池。总算找到了,这种老机型的配件好多年前就停产了。”

    “多谢,辛苦了。”

    莫格利一路走进电梯间,边走边把DV从挎包里拿出来,换上新电池。

    电梯门缓缓关上,里面只有莫格利一人。莫格利长按开机,随着一声音效,DV蓝屏,视频出现在屏幕上。

    他犹豫了一下,像是期待什么事不要发生一样,点开了第一段黑屏视频。

    凌宇和丁建雄的父子互动被莫格利一路往后快进,然后是一段如雪花般的空白。

    突然,画面里出现丁建雄的背影,坐在他对面的不是别人,正是郑伟珏。

    “凌正浩这次确实有罪,但这次只能让你去顶了。”

    这段记录发生在约二十年前年前丁建雄老家,年轻的郑伟珏、年轻的丁建雄。

    两人对坐在桌旁,并没有发现背后三脚架上,用来录制丁宇生活画面的DV没有关,摄像机前的小红点一闪一闪的亮着。

    丁建雄背对镜头,看不到脸。

    “凌正浩这次确实有罪,但这次只能让你去顶了。”

    “郑伟珏,要不是他,你也不会杀人。我们是一个泥坑里滚过的兄弟,要不是你一直给我寄钱,我妈的病早就没治了,何况你也是为了救我才杀了人。”

    “我真的做梦都后悔啊,不应该把你带上这条路,要是不为这点钱,不就……”

    丁建雄摆手打断郑伟珏,盯视他。

    “我不会出卖你,但我有个条件……”

    “东海,无论你提什么要求,上天入地,我一定没有托辞。”

    “我要你照顾我老婆、儿子,给我妈养老送终……”

    看到真相的莫格利大惊失色。

    “东海……”

    就在那一个瞬间,“啪啪啪”,电梯突然断电,全部照明在一瞬间消失。

    莫格利仰头看了一下,迅速反应将整个楼层按下。

    然而已经来不及。电梯突然自由落体……

    等到莫格利恢复了意识,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他缓缓睁眼,有光照进来,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我的莫格利男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阿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如并收藏我的莫格利男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