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疫大医 > 第三十一章 全民抗疫

第三十一章 全民抗疫

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大疫大医最新章节!

    出住院部的路上,刘护士拿出手机,给京墨看了她儿子的照片和视频。

    刘护士的儿子长的虎头虎脑,看着很可爱,当然,也正处在最顽皮的年龄。

    尤其是那条打坏了电视机,还理直气壮的承认“是我干的”的视频,让京墨看的乐不可支。至于刘护士,虽然她看这个视频已经很多次了,可每次看,依旧感觉是既好笑、又好气——笑这臭小子诚实,气这臭小子调皮捣蛋。

    京墨没有问刘护士想不想孩子,这个问题,她在白天的时候已经问过了,没有必要再去勾起刘护士对儿子的思念。她只是指着其中一个明显是今天才发来的,小孩子在奶声奶气的问候妈妈并道晚安的视频,有些好奇的问:“刘姐,你和你孩子,现在就是通过这种录视频的方式,互相‘看’到对方吗?”

    “是呀。”

    刘护士点了点头,看着视频中奶声奶气的儿子,忙不迭地眨着眼睛,似乎是在拼命克制泛滥的思念。

    “风有点大,迷了眼。”

    刘护士说着扭过头,揉了揉眼,调整好情绪后回过头来,讲道:“我们现在的作息很不规律,上下班时间不能确定,我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跟孩子视频,很难。很多时候,我下班他已经睡了,我上班的时候他又可能还没有醒,所以只能通过这种录制视频发的方式,来跟他打招呼,让他看到我,我也看到他。其实这已经很好了,听医院里面的老护士说,在十几年前闹非典那会儿,想要跟家里人视频,也没有这种条件。”

    刘护士说着话,便打开摄像头,自拍了一段视频,除了表示自己很好外,还叮嘱儿子一定要乖乖听话,千万不能再干出打坏家电的事儿来了。京墨见状,也凑了个热闹,探过头去给刘护士的儿子道了一声好。

    刘护士还在视频里面介绍:“这位姐姐是从四川过来支援我们的,你要叫她京墨姐姐。现在我们的情况正越来越好,你和爷爷奶奶不用为我们担心,乖乖待在家里面,不要出门,要勤洗手讲卫生,知道吗?”

    录完视频,两人也走出了住院部。夜色更浓了,冬夜的冷风也更加冻人。

    京墨出了住院部,一抬头便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通勤巴士,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问刘护士道:“刘姐,你家住在哪儿?这么晚了,怎么回去?”

    刘护士很喜欢笑,一笑起来,两只眼睛就弯成了月牙状,在夜色中传递着温暖。

    她笑着说:“我家住得就远咯。疫情爆发后,我和不少同事上下班都很不方便。武汉这里的酒店、公寓和民宿业主,在听说了这个事情后,立马就组建了一个酒店公寓支援联盟,让我们可以就近住到他们的酒店、公寓和民宿里。这样我们就大大节约了上下班时,耗费在路上的时间,可以有更多的时间休息。我现在住的公寓,离着医院很近。我们医院里的好多同事,也是在附近的公寓、酒店和民宿就近‘安家’。”刘护士顿了顿,接着说,“还有很多志愿者开着他们自己的车,来接送我们上下班。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不管是深夜还是凌晨,都有志愿者不辞辛劳的在等着接送我们,所以我们现在,上下班都非常方便了。”

    听了刘护士讲的这些话,京墨感觉心头暖暖的,这冬夜的寒风,似乎也没有那么冻人了。

    “这一次,真的是全民抗疫啊。”京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发自肺腑的感慨道。

    “是呀。”刘护士点了点头,颇为赞同的说:“除了我们这些医护人员外,警察、社区人员,还有各行各业的志愿者,全都奋战在抗疫一线上面。还有许多人,想来一线来不了,就出钱、出物……说实话,这样的情况,在疫情刚刚发作时,我是完全没有想到的。”

    “咱们国人,不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而且无论男女老幼,在面对大灾大难时,都是非常有血性的。今年的疫情是如此,零八年的抗震救灾也是这般……”京墨附和道。

    这番话,京墨真切地发自肺腑,因为她在零八年的时候,是有过切身经历的。

    京墨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零八年地震时的一幕幕情景:奋不顾身去救人的解放军战士,不眠不休抢救伤员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捐助,以及争先恐后报名要去重灾区的志愿者们……

    转眼间,十二年过去了。

    十二年里,发生了很多事。但是中国人这种团结互助、不惧艰险的精神,却不仅没有丢失,反而还得到了进一步的发扬!

    这真是一件让人无比骄傲的事情。

    就在两人走出住院部的时候,对面停车场里,一辆私家车亮起了灯,启动并开到了两人面前。

    司机还是一位女士,她把车内的灯光打开,探出头来,招呼两人道:“请问你们是刚下班的医生、护士吗?”

    “我们是护士,有什么事吗?”京墨问,有些好奇的看着司机,她也穿着隔离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另外在车内,还有一股消毒药水的气味传出。

    京墨想起了刚刚刘护士讲过的志愿者,看来眼前这位司机,应该就是其中之一。

    事实证明,京墨的猜测是正确的,在听着她们自报身份后,司机立马拿出了一个身份牌,自我介绍道:“两位辛苦了,我是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你们要去哪儿?上车,我送你们。”

    京墨在道了声谢后,婉拒道:“我就不麻烦你了,我们有通勤巴士。”

    这位司机也是消息灵通的人,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了:“你是医疗救援队的?从哪儿来的?”听了京墨的回答后,她又热情的说:“太谢谢你们过来支援我们了,等到疫情结束,欢迎再来武汉玩,到时候我请你们吃饭,然后去游三江!”

    紧接着,她又将目光投向了刘护士。

    “我住的地方离医院不远,走着回去就行了。”刘护士说,不想麻烦别人。

    司机赶紧劝说:“别呀,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辛苦了一天,肯定很累,能少走几步是几步,早点儿到家,还能早点儿休息。”

    两人交流了几句,最终刘护士拗不过志愿者司机的热情,坐上了车,向京墨挥手道别:“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京墨挥手,目送着志愿者开着车离开医院,方才独自一人朝着停车场走去。路上,她摸出了刘护士送给她的巧克力,撕开后,脱下口罩塞进嘴里。

    巧克力的味道很甜,甜的让京墨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她几口吃下了这条巧克力,感觉肚子虽然还是很饿,但精神状态和力气却是恢复了不少。

    走到停车场,京墨登上了通勤巴士,车里已经坐了一些人,她点点头,跟这些战友打了声招呼,然后找了个空位坐下,这才从兜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

    一瞧,发现未读的消息、未接的电话有很多。

    时间太晚,电话她就不回了,只是给打来电话的朋友发去信息,报了个平安。着重是给父母回了信息,大概的讲了一下这边的情况,都是挑好的、有意思的讲。不好的、危险的事情,是一件也不提。

    报喜不报忧,这是很多在外地工作的人,最常对家人做的事情。

    哪怕是遇到了再大的困难和危险,在给家人打电话的时候,都会说“一切都很好,不用担心”,或是“工作很顺利,老板很赏识我”之类的话。

    让京墨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把这条消息发出去,居然立刻就收到了爸妈的回信,都是些叮嘱。如果是在以前看到这些叮嘱,京墨会觉得唠叨。但是现在,她却感觉心里面暖洋洋的。

    在这种特殊的战场上面辛苦了一天后,家人的鼓励和担心,对京墨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平时,京墨的爸妈都是在十一点左右睡觉,可现在时间都快要到十一点半了,爸妈在收到她的消息后,依旧是秒回。这说明爸妈在今天晚上,很可能是一直没睡,守着等她回消息。

    这种被人惦记、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是让人很暖,尤其是在劳累了一天,看了那么多病人痛苦模样的情况下,这种惦记与关心,让人仿佛是找到了心灵港湾,顿时舒服了不少。

    京墨在感动之余,也没忘记回复爸妈消息,让他们不用担心云云。

    紧接着,京墨又给袁志回了消息,告诉他自己会保重身体,不会因为逞能而累坏身体,让他别为自己担心。毕竟袁志讲的很有道理,与新冠病魔的战斗,是一场持久战,可不能在战斗途中就倒下。

    发完文字信息后,京墨想到了之前刘护士派给她儿子的那段视频,心中不由得一动。

    她看了眼左右,见大伙儿或是拿着手机跟家人聊天,或是闭目养神,没人看她,便打开手机的自拍镜头,拍了一小段跟袁志打招呼、用手比小心心的视频。

    京墨把视频发给了袁志,并留了一段话:“既然我们不能在‘战场’上见面,那就换个方式来缓解思念吧。”

    消息发送后,久久也没有收到袁志的回复。

    要是以前,这个点袁志肯定还没睡,收到她发的消息,也肯定是秒回。现在这个反常的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袁志已经睡着了。

    “看来他今天也是累坏了。”京墨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在心里面这般想着。

    今天之前,她还在担心,怕袁志在这种时候还耍他那古怪的坏脾气。不过现在看来,她的这些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这样也挺好的。”京墨在心中想着,又给袁志发了两个字:“想你。”然后便将头枕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股倦意涌上心头,很快便沉沉的熟睡了过去,等到被人拍醒时,已经到了酒店门口。

    下车后,京墨被冬夜的寒风一吹,顿时精神了不少。而他们也和之前袁志等人一样,受到了酒店工作人员的欢迎与道谢。

    更让他们感到惊喜的是,即便是这么晚了,他们依旧吃上了热饭热菜,口感味道都还很不错,显然是刚做的,而非反复温热的饭菜。

    对此,酒店方的负责人表示:“不管你们在什么时候回来,哪怕再晚,我们都会把热饭热菜给你们准备好,绝对不会让你们饿着。如果你们还有别的什么要求,都可以提,我们会想办法,尽量满足你们的!”

    京墨等医护人员对此非常感动,连连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