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明第一狠人 >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太子的施政举措 (第二更! 求订阅,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八章 太子的施政举措 (第二更! 求订阅,求月票!)

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南明第一狠人最新章节!

    朱慈煊点了点头道:“具体的章程两位先生可以先商议一下,孤定会照办。”

    文安之对太子的态度很满意。

    虽说个人能力上平庸了一些,但太子为人谦虚懂得用人,这便够了。

    “老臣定会悉心安排,请殿下放心。”

    张煌言也抱拳道:“请殿下放心。”

    二人相继离开,刚刚出大殿张煌言便沉声道:“文阁老,事不宜迟我这便安排人手前去城外划分区域,搭建坊区吧。”

    文安之点了点头道:“可。”

    文安之年纪大了不可能事事都亲力亲为。

    年轻一辈的臣子中他最欣赏的就是张煌言。

    张煌言毕竟独当一面的在舟山主政过,各方面能力都不差。

    现在无非是把他发挥的空间扩大了而已。

    由舟山一岛变成大明一国。

    不知道张煌言能否适应,能不能快速上手?

    “沧水,那就辛苦你了。”

    文安之微微笑道。

    “文阁老这说的是哪里话,这都是我该做的。”

    张煌言抱了抱拳道:“文阁老先回去休息吧,等我的好消息。”

    …

    ...

    张煌言出宫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拿着太子的令旨直接来到了锦衣卫衙署。

    天子亲征只带走了虎贲军而把锦衣卫留下来就是为了防止类似的突发事件。

    当然张煌言承认因为这件事动用锦衣卫有些小题大做了。

    不过不过他也确实想不到什么别的选项。

    却说如今的锦衣卫指挥使正是王贺年。

    因为担任锦衣卫暗卫时期表现出色屡次立下大功,王贺年的官职一路高升。

    但就在两个月前他还只是锦衣卫指挥同知而已。

    当时的指挥使正是黔国公沐天波。

    只不过因为沐天波远在成都,这个职位只是遥领。锦衣卫内的一应事务基本上都是王贺年在打理。

    沐天波也清楚这点,故而他写了一封奏疏主动请辞,并将奏疏交给了文安之请文安之呈给天子。

    沐天波主动找台阶下,朱由榔自然乐的见到。

    他早有提拔王贺年之意,如此便就坡下驴直接免了沐天波的锦衣卫指挥使之职,由王贺年接任。

    如此一来锦衣卫指挥使和虎贲军总兵都成了天子简拔的心腹,可谓是相当顺手了。

    按下这些且不提,却说张煌言带着太子令旨找到王贺年后,王贺年连忙跪下领旨。

    太子是半君是监国,天子不在王贺年便应该直接对太子负责。

    “张本兵,太子殿下的意思是在城外划分坊市管理?”

    王贺年虽然已经看过了令旨,还是再次跟张煌言确认道。

    张煌言点了点头道:“不错,殿下的意思是加强对城外灾民的管理,以防止有宵小趁机作乱。”

    王贺年连忙道:“太子殿下英明,实乃吾等之福。”

    张煌言和声道:“不知王指挥使现在能够调用多少军队?”

    “两三千还是没问题的。”

    锦衣卫如今虽然已经扩编,但有部分文职和必要的岗位不能轻易调用。

    王贺年能够直接调用的军队也只有两三千人。

    “够用了。”

    张煌言点了点头。

    虽然城外灾民数万,但基本都是聚集在一片固定的区域。

    有两三千人进行划分,多则数日,少则一两日就能划出个大概来。

    其实张煌言也不觉得城外的这些灾民真能闹出什么乱子来。

    但正所谓防患于未然,早做准备总没有错。

    “张本兵想要什么时候开始?”

    张煌言淡淡道:“自然是越快越好。”

    王贺年和声道:“好,某这便点兵,张本兵要不要一同前往。”

    张煌言点了点头:“可。”

    ...

    ...

    却说二人点齐兵马之后离开了皇城,直朝城外而去。

    锦衣卫办差自然没有人敢阻挡,五城兵马司和应天府的人都躲得远远的。

    张煌言和王贺年带着一干人等浩浩荡荡的出了城门,见到眼前的景象直是惊呆了。

    只见南京城墙外放眼望去是浩浩荡荡一片棚户区。

    举目所见几乎看不到边。

    张煌言感慨道:“民生多艰啊,想来一个月前城外的灾民还没有这么多,才过了一个月就成了这个样子。确实得好好管管了。”

    “这倒也正常,遇到了灾年百姓们没饭吃都是往大城走的。县城、府城、省城。南京如今有朝廷开仓赈济,灾民们口耳相传,自然都愿意来了。”

    在乱世只要能够活命就是最好的事情了,还要什么其他的要求。

    “哎,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张煌言感慨一句,随即道:“希望我们能够稍稍帮到他们一些。”

    王贺年连声道:“一定会的。”

    二人越往棚户区里走越能感受到这种凄惨。

    许多灾民只是利用不知从哪里扯开的一些破布搭着树枝扎成了一个简易的窝棚。

    这窝棚看起来和狗窝也没有太大的分别,实在是太简陋了。

    灾民们大多面黄肌瘦,眼中布满了血丝。

    他们双目无神,见锦衣卫从身边走过也没有任何反应。

    对他们来说过了今天没明天,怕是已经不敢有任何期望了吧。

    这一刻张煌言其实是动了恻隐之心的。

    他在想能不能把这些灾民接到城中居住,这样他们的居住条件可以更好一些。

    但这个想法刚刚生出就被张煌言否掉了。

    若是如此做确实可以救几万人。但若是各地的灾民听到后争相涌来呢,来了几十万人呢?

    张煌言还能把几十万人都放到城中吗?

    这个口子不能开啊。

    而且南京城是国都,重要性不言而喻,是万万不能有任何意外的。

    还是把他们安置在城外吧。

    “大人救救我儿吧,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张煌言走在泥泞的小路上,突然间从一个窝棚里扑出来一个骨瘦嶙峋的妇人,嚎啕大哭道:“大人你行行善吧。”

    张煌言皱眉道:“朝廷不是定时在城外放粮放粥吗?”

    “大人,那些身强体壮的男人能够挤过去。像我们这些妇孺老幼怎么挤得进去啊!”

    “运气好些能捞到一些粥喝,运气不好只能饿肚子。再没饭吃我儿要饿死了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