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颤抖吧昏君 > 第七十七章 皇上很难

第七十七章 皇上很难

笔趣阁 www.51bqg.com,最快更新颤抖吧昏君最新章节!

    “不是……我不是太监……”

    温浪任由隆承帝提着自己耳朵,口中软绵绵申辩,“我真不是。”

    他不在意外人用太监骂自己,可在隆承帝面前,他不希望被误会。

    他不愿同尹氏再一起行房而已,失去当初对尹氏的爱慕,他不愿意再碰尹氏,当然他失败之后,尹氏巴不得不被温浪碰,她可不愿意自己去侍奉一个废物。

    “你敢同朕顶嘴?”

    “……不敢。”

    温浪耷拉下脑袋,“其实入宫伺候您也成。”

    隆承帝对武王时,多了几分耐心:

    “你先把绿营等人带回去,别让他们再在京城百姓面前丢人,影响你善战无敌之名,若是百姓们觉得你无法匹敌北蛮,怕是京城都不得安静,进而国朝震荡。”

    “皇兄,我的威名是一刀枪一枪杀出来的,早已深入人心,岂是温浪一人能破坏?”

    武王有几分不满,拿温浪同他比,对他的侮辱。

    隆承帝说道:“成,你有这信心就好,其实朕还是相信你的,你比温浪强多了,你先收兵回。”

    除非武王敢当着京城百姓的面弑君,否则隆承帝护在温浪身前,绿营的强弩不敢射出,无法保证能避开隆承帝,只杀温浪一人

    隆承帝提着温浪进了酒楼,温暖低头向武王福了一礼,拽着温蜇紧跟而去,哐当一声,酒楼的大门被一脚踹上,任何人都进不去。

    武王眉头拧紧,“李湛?!他何时混进了酒楼?!”

    李湛这一脚仿佛踹倒武王脸上,李湛同温浪才是隆承帝的亲人,他不是。

    怎么哪都有李湛?

    皇长子带着点心赶过来,如今在紧逼的大门前,他进不去,里面的田太监不给他开门。

    “皇叔……”皇长子有点委屈郁闷,“怎么会这样?父皇明明就让我去买点心回来的,方才父皇是不是又说了什么?”

    他觉得自己错过了太多。

    武王欲言又止,轻声说道:“你敬我,我就多说一句,在皇位面前,同父同母的兄弟都能反目成仇,你心疼李湛,他未必敬你为兄长,你自己多留心,册太子到底也是皇兄的家务事,朝臣拥护你,皇兄没准会忌惮你。”

    “可是小弟他已经封王,一向胡闹……时不时都要气父皇一顿,父皇并不喜欢小弟。”

    “封王他也是皇兄的儿子,而且你见过皇兄收拾李湛?亲眼见到他们父子不和?”

    武王望着寂静的酒楼,说道:“除非他不是皇兄的儿子,言尽于此,我是不忍心你被人戏耍,少听你师傅们的话,多听听你母妃所说,她是你亲娘,总不会害你。”

    言罢,武王转身离去,绿营迅速回归驻地,受伤的人互相搀扶着离开。

    这一战,温浪打出了名头,让老人们想起当初的少爷之名。

    不过,除了武王之外,面色不大好看的人还有尹氏。

    “温浪防着我呢,从没听他说过同陛下关系亲厚,这些年难怪陛下不肯见我,即便我去宫中请安,陛下也都不曾召见。”

    “可我看陛下把他训得跟狗似的,母亲多虑了。”

    温柔眸子闪过一抹不安,难不成温浪比靖南侯还厉害?!

    这不可能!

    尹氏冷笑:“就算还有一分旧情,他依旧是一摊烂泥,除非长公主……做梦去吧,她回不来的。”

    她同很多人都会阻止安阳长公主回归,这么多反对力量存在,隆承帝就算是皇帝也不能一意孤行,何况武王可不弱于隆承帝。

    今日隆承帝保住温浪没被绿营射杀,已是隆承帝能做到的全部了。

    酒楼中,温浪抢了田太监的活,细心伺候隆承帝净手,端茶倒水做得很是熟练,还叫来掌柜,点了一桌子隆承帝喜欢的菜色。

    八宝鸭子,炖羊肉,红烧肉等菜色一样样亲自端上,温浪先试毒,递上筷子,“陛下,味道还成,比郭御厨的手艺差了点。”

    李湛同温暖站在一旁,默默看着温浪围着隆承帝转悠,看着他们不同于君臣,或是主仆的默契。

    “郭黑子告老还乡了,早已不在御书房。”隆承帝抓住温浪的胳膊,说道:“把手伸出来,让朕看看。”

    温浪抿了抿嘴角,紧握成拳头。

    “你又不听话了?”隆承帝眯起眼眸,温浪缓缓伸开,轻声说道:“这些年,我学会很多东西,其实做琐事还是挺有趣的,我不觉得辛苦,也能更好伺候陛下。”

    隆承帝手指点了点温浪手中磨出的茧子,手指掌心很是粗糙,再无记忆中柔软,“当年小妹为了你这双手,专门请了内功师傅教导你,纵然你射箭练武,也不容易结成茧子。”

    温浪眼圈通红。

    “你还有脸哭?”

    隆承帝狠狠了温浪的膝盖,“小妹给你留下不少的银子,足够你一辈子吃用,可你把自己搞成这个鬼样子,你以为朕缺一个伺候的奴才?

    洗衣做饭,砍柴挑水都学会了,是谁当年同朕说,自己生而富贵,不屑做粗活?

    连系扣子腰带都要奴才伺候,过得比朕都精致。”

    李湛嘴角抽了抽,“也比爷过得好,爷自己会系扣子,赶明儿,爷去寺庙中把水桶珍藏起来,省得姑姑回来知道他经常去挑水,又心疼他,拿水桶出气。”

    隆承帝没好气瞪了李湛一眼,“倘若朕不来,你打算怎么办?不知武王能要你狗头?”

    温浪声音沙哑低沉,“死战到底,绝不后退,即便我死了,也有我女儿继续接回公主的重任,我——我不是逃避,而是想明白了,玩阴谋诡计,我不行,再勉强自己也做不到,还不如——战死,以我血唤醒——”

    “你想得太多,你死了唤不醒任何人。”

    温浪跪在他面前,隆承帝摸了摸他的脑袋,嗯,手感变差了。

    “温暖?你当时同尹氏一起宫,朕就知道你是个不错的孩子。”

    骗人!

    当时隆承帝就没多看她一眼。

    “你比这蠢狗聪明,说说朕不到,你如何脱身?”

    “若是陛下不来,我带着父亲离开京城,直奔北蛮,投靠长公主。”温暖冷静同隆承帝对视,声音平静,“回禀长公主,您已经失去对朝廷控制,武王作乱,恳求长公主提兵南下勤王救驾。”